首破千亿!陕西私募基金规模创纪录

  • 日期:08-03
  • 点击:(1887)


?

  中基协日前发布私募行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陕西的私募基金管理规模截至2019年5月底已达1002亿。

  

  1002亿,多吗?

  几近西安市2018年GDP总量1/8的1002亿究竟是个什么概念?

  我们首先做个纵向比较,这个数字较2017年末736亿元的管理总额增加了36%,较2018年末959亿元的管理总额增加了4.5%。

  为方便读者理解,我们再用一个更为形象的比较:西部证券目前的总市值约为361亿元,西安银行目前的总市值约为380亿,陕国投目前的总市值为180亿,这就意味着目前陕西私募基金的管理规模较本土这三家金融类上市公司的合计市值还要高出近10%。

  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近年来,我省私募基金规模发展的良好势头。作为一支年轻的金融力量,私募基金在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等方面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超千亿的体量对于地方经济发展的支持力度毋庸置疑,在为社会资金提供良好投资渠道的同时,不断优化资本结构、引导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持续为融资市场注入活力。

  

  纵向比较固然有底气,但截至5月末,中基协披露的全国私募基金管理规模已达13.31万亿元,与之相比,陕西1002亿的管理规模仅占到0.75%,甚至排到了西藏(2672亿)、新疆(1312亿)、贵州(1267亿)之后。

  所以,这1002亿的私募基金规模真不算多。

  234家,够吗?

  中基协的最新统计还显示:截至5月底,陕西注册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234家,管理基金数量441家,排名全国36个辖区第16位。而目前在中基协已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总数为家,较上月不增反减,存量机构减少81家。

  注意:这个数据并不包括6月份陕西新晋的原西部证券掌门刘建武备案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陕西五牛投资基金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原西高投掌门宫蒲玲成功备案的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唐兴天下投资管理(西安)有限责任公司等4家机构。

  

  2019年陕西私募基金管理人统计表

  

  究其原因,本地某知名私募基金管理公司的一位业务负责人向笔者分析:首先,新设立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在中基协注册备案的审核难度加大、备案周期过长;其次,中基协对已注册备案基金管理人的审核和监管日趋严格,不合规或发行产品超期等即有可能面临注销风险。

  “事实上,现在每周向中基协提交私募基金管理人备案申请的机构多达四五百家。而基金备案要求对风险揭示、合格投资者证明、投资者适当性匹配等问题的操作性要求也越来越严,基金产品备案平均时间大幅延长。即使各项报备资料完整无差,正常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注册备案流程都需要6个月以上的时间。我们本月刚备案成功的一家GP还是2018年底报的资料。”该人士还透露:陕西目前正在排队申请中基协注册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数量,远高于IPO排队的拟上市公司数量。

  

  出现这一现象的另一原因则是鉴于近年来私募基金业“井喷式”发展引发该领域频频“爆雷”的现状,为维护本地金融秩序、防止金融风险,一线城市北、上、广、深均已暂停投资类企业工商注册,沿海省份中浙江、江苏、山东、福建等地也开始限制和收紧包括证券、股权类投资企业的企业名称核准和新设登记等工商手续。

  7成,高吗?

  统计数据还透露出一个信息,目前在中基协注册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总规模中,私募股权、创投类管理规模的占比达69%左右。

  造成近年来股权类私募投资比重逐渐加大的原因集中在以下几点:

  受宏观经济影响,一方面房地产投资的属性不断下降,固定资产投资环境大不如前;另一方面社会财富又需要更充裕的配置、更丰富的投资渠道、以及更多的增值机会。导致中国高净值人群投资方向发生变化,私募成为重要选择之一。

  国家层面近年来积极推进“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给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提供了更多投资机会和发展机遇,多个行业的产业规划鼓励和认可私募股权基金,催生了大批创业创新企业,为股权投资基金提供了丰富的项目资源。

  

  各地政府对于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热情和偏爱,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作为吸引撬动社会资本、服务区域发展战略的重要工具。各类政府引导基金成为推动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发展的重要力量。

  在股市行情不稳、投资风险加大、交易信息日趋透明的大环境下,曾经被众多投资者视为理财首选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日遭冷落。一方面不少资金主动退出证券私募市场;另一方面由于投资失利,不少私募基金触发清盘线;加之前些年发行的很多私募产品陆续到期清算或提前清算,资金被动退出证券私募市场后也不再投入。

  此外,与东部地区限制和收紧私募的政策导向不同,陕西省发布的《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明确提出要“促进私募基金行业规范发展,发展企业上市引导基金、产业并购基金、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创业投资基金;鼓励私募基金成立行业联盟,引导私募基金参与区域性股权市场”。

  以上种种,成为激发本土股权投资类私募规模一路高歌猛进的主要动力。中基协统计显示:目前陕西股权类私募投资的金额以71.54%的增速居全国前列。

  笔者启用某知名企业查询网站的搜索功能,分别检索注册名称中冠以“投资管理”、“基金管理”、“资产管理”等字样的陕西企业,合计已超过8000家。

  

  引用一位业内朋友在朋友圈的吐槽:“拜托那些在公交、地铁上谈着数亿私募股权投资项目的哥们,声音能不能小一点?

  虽是调侃,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如今做股权投资的热情丝毫不亚于创业热情的现实。尤其计算机互联网运用,高端装备、机械制造、工业资本品、原材料生产,医药生物、医疗器械与服务等产业升级及新经济代表等领域,已成为目前私募股权与创业投资基金的布局重点,这与陕西主打的硬科技、高端装备制造等产业名片高度契合。尤其今年以来,“三角防务、西部超导、铂力特”等一批本土高新技术企业成功实现IPO,浮现出的一批私募投资成功样板,无疑为在陕西“掘金”的各路资本们又添一剂“强心针”。

  头部引导,难吗?

  虽然有粥,但喝粥的和尚越来越多。

  本土某知名GP做风控的朋友向笔者感慨:前些年,外地项目难投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估值太高。如今,但凡有点概念的本地企业也敢要价了,还没实现盈利甚至亏损,都能估值8亿、10亿!

  这种先前存在于东部发达地区的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现象,在陕西本地的项目中也愈加明显,严重压缩着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利润空间。“不投吧,别的机构虎视眈眈,好项目就这么多,估值只会越走越高;投吧,估值实在高得有些离谱,未来退出如何保证收益?”

  “陕西的私募基金行业缺乏头部!”前述人士向笔者指出:以资金规模为例,目前尚无百亿证券私募机构,仅有两三家过百亿的股权私募机构,总量不及全国的百分之一,这也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本土私募基金业的高质量发展。

  

  因此在笔者看来,界定在金融服务业范畴的私募基金,只有培养出类似深创投、元禾控股等一批兼具政府引导功能、规模化及市场化的头部机构,才能引导本土私募基金行业积极参与到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当中,通过投资与服务并举发现价值,优先为最具核心竞争力的项目配置优势资源,实现资本与市场的有效融合。

  我们欣慰地看到以西高投、中科创星等为代表的一批本土私募基金管理人已经在实现价值投资和提高综合服务方面积极探索,以专业化、市场化的投资能力,为所投项目在财务、法务、人力资源、融资等方面提供全面服务和帮助。

  

  正如中基协会长洪磊的期望:当一个区域的经济规模上到一定台阶,以基金为代表的资产管理登上经济舞台就成为一个大趋势,这一定是不可阻挡的,也一定是一往无前的。